中南建设(000961.CN)

毛利率下降 “二代”中南建设不打算冲前10(实录)

时间:20-08-26 00:53    来源:新浪

原标题:观点直击 | 毛利率下降 “二代”中南建设(000961)不打算冲前10(实录) 来源:观点地产新媒体

观点地产网 和去年时间的差不多,中南建设举行了2020半年度业绩发布会。受疫情的影响,今年的会议以视频直播、电话联络等方式进行,董事局主席陈锦石、董事兼副总经理陈昱含、CFO辛琦及董事会秘书梁洁等管理层出席了活动。

管理层身后是一面纯红色的背景板。使用“红色”作为背景板,对于中南建设而言,意味简单明了。活动正式开始后,在简短介绍过后,梁洁率先站起来,手持着麦,开始介绍过去半年公司取得的成绩。

2020年上半年,中南建设实现营业收入296.9亿元,同比增长27.3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5亿元,同比增长56.2%,基本每股盈利0.54元,同比增长54.06%;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9.11%,同比增长2.36个百分点。

透过现场业绩介绍PPT看到,中南建设将上述增长数据都进行“标红”。但在业绩增长之余,我们仍然能够看到其在毛利率、销售方面则稍逊一筹。

在长达一个多小时业绩会中,虽然上半年整体录得不错的表现,但是在行业形势愈加艰难的情况下,外界或许更加关心的是今年下半年,乃至未来一段时间里,中南建设的“实力”如何。因为除了销售和规模之外,如何盈利或许才是关键所在。

毛利率与净负债率“双下降”

于业绩会前一天,中南建设公布了2020年中期的业绩报告。

从报告来看,营收超过一半来自于房地产开发业务,占比达到了64.71%,建筑施工、酒店及其他占比分别为30.38%和5.21%,上述三项业务对应的收入额分别为208.26亿元、96.81亿元、16.7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5.07%、22.03%、54.02%。

但比收入增长更快的是营业成本,房地产开发、建筑施工、酒店及其他三项业务的成本分别为167.86亿元、86.06亿元、13.59亿元,对应的增幅为42.14%、23.19%及66.82%。因此,三项业务的毛利率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房地产业务下滑4.01个百分点。

会上,对于下滑的毛利率,中南建设管理层逐一进行了解释。

其中,梁洁坦言道:“房地产业务是受历史项目影响最大的一块,因此上半年毛利率是19.4%,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个百分点,但比去年全年还是高一些。建筑业务11.1%,也比去年同期下降个0.84个百分点,比去年全年高一些。”

陈昱含认为,毛利率下滑部分原因也在于房地产行业趋势发生改变,利润空间在逐渐下降,也就是说此前房地产的红利在逐渐消退,未来则更加看重经营杠杆和经营质量。而在之前的发展中,中南建设在土储、融资方面不具备的优势,更多的是靠高效周转和运营。

“利润下降,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因为确实之前对比房地产行业来说,这是非常特别高的利润空间,我觉得不是特别正常的现象。”

辛琦则认为,利润下滑一部分也是与三四年前房企在进行全国布局时,建立新团队,争抢新市场土储资源等带来的后果。

“这也跟2017年、2016年土地市场的火热有一定关系,部分房企在完成全国布局,新进华南、中西部城市,都是所谓‘三新’,新进城市、新团队、新市场。大家都进去,抢地是抢得比较凶猛的。确实今年整个行业利润空间往下走或者偏低,也跟当年的投资有一定关系。”

随后,梁洁继续介绍,受房地产业务结算的影响,整体毛利率会有一些波动,但净利有所提升。上半年,中南建设毛利率为17.28%,同比下降2.63个百分点。这也意味着其目前面临着增收不增利的问题。

讲完整体营收情况后,梁洁接着开始介绍公司资产和负债情况。据介绍,于2020年6月末,中南建设总资产为3229.03亿元,同比上升11%,净资产上升了16.8%,股东权益上升6%;总负债为2889.36亿元,下降1.29%,净资产负债率下降21.22个百分点。

关于净资产率下降,中南建设管理层表示,“主要是有息负债增加没有那么快,净资产增加更快一些,所以总负债率在下降,不仅如此,净负债率也下降得更明显一些。”

但对比目前下降的负债而言,投资者或许更加关心,在“三道红线”传闻下,中南建设如何对应和解决未来融资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作为CFO的辛琦率先表态。他认为限制融资并不是一件坏事,这将有利于降低行业信用风险,也与今年上半年部分的头部企业出现信用危机、债务违约有很大的关系。同时,也倒逼房企在“股+债”模式里,在“股”的端口需要做更多的努力。而限制融资对于中南建设而言,将进一步加快快周转和缩短工期,“对我们来说形成正向压力”。

陈昱含紧接着补充道:“中南建设的经营特点是属于总体负债率是较高,但有息负债在行业内确实较低,一方面体现出我们更注重经营效率,即无息经营杠杆更高一些。也是由于我们底子薄,净资产不够厚,所以在有息融资方面,本来就不是特别激进。因此我们受到政策影响是较小的。”

“没有打算非要冲10强”

在中南建设管理层介绍业绩和回答业绩、财务数据相关问题时,坐在演讲台中间位置的陈锦石一直保持着沉默,时而点头、时而张望。

但当投资者问到公司未来是否会冲击行业前十强时,他的神色开始发生了细微的变化,随后笑着靠近麦说道:“终于轮到我说话了”。

陈锦石接着说道:“现在一直在16、17名徘徊,这是我们最希望的,一般控制在15左右就够了,没有打算非要冲10强,因为还有各种外来因素,把控还是问题。从这一次三道红线来看,中央是在关注我们,没有必要被关注了、盯住了,这也不是最佳状态,所以我们控制在15到20之间。”

2020年上半年,中南建设实现合同销售金额813.9亿元,销售面积609.1万平方米,同比分别增加0.2%、减少5.7%。到了7月份,其累计合同销售金额99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4%;累计销售面积731.8万平方米,比上年同期减少3.4%。

关于上半年的销售和供货情况,陈昱含总结,供销两面是先抑后仰的呈现,在一季度的时候,确实疫情的突发让公司也未能幸免,同比下降是30%,但二季度这一块公司奋起直追、调整策略,所以在二季度整体是追平去年同期,在供、销实现大逆转。

“在1-7月份来说,尤其是7月份是实现了同期30%的增幅,在1-7月份我们也完成997亿的规模,较同期来说是上升了3.4个点左右”,陈昱含说道。

对于今年2300亿元的销售目标,陈昱含认为,虽然有一定难度,但信心还是非常充足,过程中铺排节奏也是前低后高,三季度争取可以在1400、1500亿元左右。而在全年供货方面,总货值为2700亿元左右,上半年1000亿元左右,下半年在1600-1700亿元。

中南建设的信心则来自公司提高了周转效率,由去年同期的7.7个月提升到目前的6.8个月。“很大程度上,我们在加速周转今年新增土储供货,这也给我们很大信心去完成(销售目标)。在目前的环境下,这个目标肯定不轻松,我们要警惕接下来的政策回调,包括疫情是不是在四季度有反扑。”

而在“补仓货值”方面,上半年,中南建设新增项目45个,规划建筑面积合计约689万平方米,平均地价约4400元/平方米,较2019年约5200元/平方米的拿地成本有所下降。

就今年的土地投资计划,中南建设管理层透露,今年600亿元的权益投资额,1800亿元的新增货值,目前完成年度目标的50%左右,其中后5个月更加积极。在四季度可能会出现反周期的机会,这是有利于公司在取得利润上的修复。

另据观点指数2019年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额TOP100显示,中南建设位居第17名,而在7月份的排名则为第19名,下滑两个名次。

尽管排名有所下滑,但对于女儿陈昱含重新接管中南建设的董事、副总经理及中南置地董事长、总裁等职务,陈锦石洋溢着“喜悦”。“从这八个月的情况来看,整个房地产由陈昱含带领大家去操盘,从半年度的成绩来看,还是不错。随着职业经理人逐步在历练过程中,陈昱含应该说是超乎我的想象,逐步变成我为帮她打工。”

谈完陈昱含的工作后,陈锦石最后应主持人的要求做最后的总结。在这种分工下,他表示未来自己将更多担任监事的工作。“我们之间现在有很好的分工,我主要站在监事这一头,站在大股东这一头,对他们经营成果进行考量,我们尽量做到不干预、不参与。”

以下是江苏中南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20半年度业绩发布会问答环节实录:

现场提问:今年上半年,特别是临近6、7月份的时候,有很多表现比较好土拍市场及销售单价增速比较快的城市都陆续出台了调控措施,像深圳、南京、杭州、宁波等,这对中南建设的上半年销售及未来销售的影响是什么样的?

第二,未来土地投资的城市能级布局,是否仍然集中现有几大都市圈的基础上进行深耕、还是说会持续扩大城市布局的数量以谋求规模的增长?

陈昱含:关于城市调控的影响,中南建设在城市投资上,我们有一个叫“竞合”和“不竞合”的说法,意思说在围绕着高能级的都市圈和城市这一块做布局,但我们会去找裂缝、找洼地,即会回避掉热点区域,即真正回避掉高地价,这一块我们是把握小周期的红利,回避掉冒头就枪打出头鸟的概率,这是要回避政策风险。

高能级城市周边真正会有一个断裂带、也有一个高能级的,受到人才策略、高能级还会有高铁的建设,包括城市化的进程、高能级产业的迭代升级,其实它会出现一个很大的空间。这一块空间领域上,相对来说政策干扰是比较少,而且灵活度比较高。所以这方面一定是我们的重点策略,这能够给我们做到速度、整个利润的体现,这是我们在竞合、不竞合的说法上面的,这也是一个投资策略。

第二投资布局方面,这还是之前的布局,即持续的、稳定的在长三角、珠三角及核心中西部城市,我们对长三角这一块会深入得更深一些,我们会做到像昆山、太仓这些非常有质量的3、4线城市,尤其在百强的3、4线城市这一块会深入下去,但像中西部城市,我们还是在核心的主城,比如西安、成都、重庆,我们没有下沉到更深的城市上面,这是我们核心的布局范围。

辛琦:可能红环线以东的省会城市里,我们还没有进南昌,我们也不会再去,就在我们深耕的区里,希望能够把我们单城市的产量提升上来,单盘挺难的,因为我们还是以10-15万方的中小体量项目为主,这个策略短期也不会做出改变,但可能会在深耕的城市里面增加项目数量,这样把单城市的产量可以提升上来,这样更有利于节约化用人、有效提升人均效能。

现场提问:刚刚提到权益比例的杠杆,制约权益比例主要是哪些因素,是追求增长速度还是财务杠杆?

陈昱含:第一,对于中南建设来说,我们权益相对行业来内是比较高,尤其去年同期在79%,今年同期在69%,还是在一定程度上,整个权益杠杆,即在权益比例上还是比较高的。对于权益这一块,说实话,当然大家都希望拿到自己这一块来,但如果在市场上跟人家直面竞争,你没有办法去确保完全都是自己的,那你就没有合作,如果不打开去合作,那你可能就拿不到地,这是一个现实情况。

第二,一定程度上,我们对权益这一块也看得比较重,因为对于我们来说,还是要去找寻一些能够跟我们同类、有共同经营上价值观的公司进行合作,因为这样也保障整个周转效率,我们不会牺牲说为了拿到地而去跟别人放大合作,我们会根据这一块去选择,也会过滤掉一些可能跟我们经营价值观上不是太一致的。

我们更讲究是周转效率,尤其中南建设是一家高周转的公司,这一点是我们特别看中的,在周转、整个成长方面我们会去做一个权衡,不会一味说把它放在60%或者70%,我们没有一个特定的意义在那边。

辛琦:除了跟土拍市场的激烈程度有一定关系外,它也跟同时某一个特定条件下,大家的合作意向有一定关系,最后是一个结果,而不是主动选择的东西,这是第一。

第二补充一点,我们在过去,尤其现在进入结算周期的项目里面,我们更多强调操盘权、让度了一些并表权,所以你看我们并表的范围比权益比还要低。在2019年新货的土地里面我们的权益比是比较高,包括杭州的艮北,西安的百花村、厦门的详安、济南、青岛的一些项目都是100%权益。

当然如果没有那么竞争的土拍市场或者大家对利润的追求,那谁都想自己100%干。对于一线的战区,他们更多愿意都是我干、全部由我操盘,但有时候市场选择可能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

另外一点,在一些深耕的区里,比如南通,我们有一些比较长期的合作伙伴,所谓的“巴铁”,我们也希望大家能够一起合作,大家就共有的空间,尤其是南通,长三角一体化作为最收益的城市,现在的土拍市场的竞争之激烈,确实是在长三角的比其他城市来得更猛烈,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去联合一些伙伴们,也会减少你的竞争对手,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必然的选择。

现场提问:能不能做出一个判断,随着竞争激烈程度或者随着国家的调控,或者压缩盈利空间等等因素,未来的权益比例的趋势是往上走还是不确定?

梁洁:这个很难判断,但有一定可以判断,即头部房企之间的合作可能会越来越多,尤其大家最后这个市场份额会越来越向头部房企集中的话,头部房企之间的合作会越来越多,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间可能会被进一步的压缩,这是可以得出的判断结果。

但对于单个企业来说,未来的权益比是高还是低,这个是很难判断,这跟未来土地市场的冷热程度有一定关系,跟国家政策的调控走向有一定的关系。

辛琦:如果单纯追求利润,大家会选择自己来做。但作为一个快速周转的公司来说,肯定还是倾向于合作,才能有更大的规模。对于权益比例,随着企业之间的交易成本变化,国家政策对交易成本的约束而变化,它没有一个固定的比例。

实际上,从我们来说,不仅是借助权益比例的提高扩大规模,其实过去可能更多的借助速度、周转杠杆及客户杠杆,我们的财务杠杆空间是有的,因为我们有息负债的规模一直在行业内是比较低,从这个角度,财务杠杆还是有空间。虽然现在来说,国家政策相对行业来说可能会有更多的约束,但我们应该还是有空间的。

未来还有一个趋势是,可能很多金融机构会成为你的权益投资人,因为现在对于信托的额度管控,我觉得将来金融机构的主动管理,包括风控,对于这个适应程度会越来越高,选取一些优质项目,让金融机构成为你的权益合作伙伴,这个可能未来也会成为行业呈现出的另外态势。

现场提问:关于行业的盈利空间这一块,大家怎么看?行业内是怎么看?因为今年上半年的报表一出来,大家都看到了毛利率都下降了很多,有4个点到5个点。现在国家又在政策方面进行更强大的控制、管理,即说毛利率空间说现在,未来的趋势还是继续往下斜、往下走?还是基本上维持,还是一个什么样?

陈昱含:从目前的政策来看和宏观环境来看,刚刚也表述出有三个方面,第一对于利润的下降、第二融资收紧、第三行业的分化。我觉得这是一定会有这三个方面的表现,尤其利润下降,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因为之前对于房地产行业来说,这是非常特别高的利润空间放在那边,我觉得非常不是特别正常的现象,因为那时候的入门门槛比较低,更多只要有地、只要能够拿到钱,相对来说就可以随着房价上涨,他可能产品做不对,有可能在产品品质、生产链条上的管理上可能不是特别好,但依然可以做好。为什么呢?因为这更多是金融工具,房地产这一块很多是投资行为,所以这是有很高的容错空间存在。

但现在其实不是你说土储多、融资方面就可以表达,而更看重经营杠杆,即更看重经营质量,对中南建设来说,之前我们在土储方面、融资方面不是我们的优势,我们就是靠着高效周转和运营起来,相对来说,反而我们影响会小一些,因为我们没有那么大的影响面。

但确实对于整个行业来说,即使利润空间是有下降,但它依然比其他行业要高出很多,大家一直在说,我们要回归制造业,把经营底的数据拿出来,无论ROE也好还是毛利也好,比起这些行业来说房地产还是非常稳健。

整个宏观环境的调控,我觉得是让整个成为能够有质量、能够稳健发展的行业,而不是受制于说很大,忽高忽低,风险性会带给整个国家经济的不确定性会更高,所以整个要保证个稳定性。

就这一点来讲,房地产可能他的利润在下行,但它也是为后期的利润托了一个底,同样它也成为非常稳健杠杆的行业。

辛琦:今年上半年,公布业绩的头部房企都有不同程度的往下走,这也跟2016年、2017年土地市场的火热有一定关系,包括部分头部房企在这个时候完成全国布局,新进的一些城市,比如很多房企都在华南、在中西部的布局。

所谓“三新”都是新进城市,新团队、新市场。在这个过程中,尤其华南是很明显,大家都进去,都对他的未来非常看好。事实上,进去这一波,大家抢地是抢得比较凶猛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确实今年整个行业往下走或者偏低,也跟当年的投资有一定关系。2018年、2019年的土地市场的热度可能略有下降。

整个行业经过那么多年,回报率已经下来很多了,我认为在这个阶段,基本上会维持在这个盘面,除非国家再出更紧的一些政策,实际上,调控也调了这些多年了,价格帽子封住,也封了那么多年,所以基本上也就是维持这个水平了。

现场提问:虽然公司目前的现金流能覆盖短期负债,但现实三道红线传闻下,房企融资将更加艰难,公司如何看待当下的融资环境,如三道红线确定落后,公司将如何应对?

辛琦:这个问题是必问项,我相信各大房企业绩发布会都会被问到,我们也关注到这个事情,我们觉得监管层出台了这么一个政策,对整个行业而言,我们觉得不是个坏事,是让行业越来越规范,将来行业里出信用风险概率是在降低。出台这个政策也跟今年上半年部分的头部企业出现信用危机、债务违约有很大的关系。

限制负债增长规模,对于头部房企来讲,可能会更加稳定。年报里大家都提到行稳致远,可能就变成现实了。我觉得将来再逆市飘红,弯道超车这个事可能就变得越来越难了。倒过来说,对行业的稳定是会有帮助的,我觉得慢慢的也会像,这是针对房企、针对金融机构的双管齐下的长效机制,这对于政策本身,我们是更像去打消部分房企狂飙突进的念想。

这也跟我们这三年去稳增长、保安全、把交付做好、把结转利润做好,跟我们的策略是不谋而合的。我们希望我们每年新净增的融资额,不要超过合约额的增速。

虽然合约额,过去四年里是增加了很多的,但我们有息负债的增幅,一直跑输销售合约额的增速,我们并不依赖于高有息负债去扩张。同时,也看到在有息负债跟合约额的对标关系里,我们是TOP30里最低者之一,是这个行业里面比较低的。

因为我们一直希望用高周转策略来应对成长需求,我们一直需要在运营端口,像运营端要增速、要效益。

这个政策落地后,作为监管政策我们必须得服从。这也要求我们在加大权益类的合作,这个政策也逼着我们,在股+债的模式里,可能在股的端口需要做更多的努力。当然,跟信托新规去对标来看的话,可能金融机构做股的概率也会变得更多一些,这对于我们来讲还是要积极有效去应对,问题不是很大。

从另外一个角度让我们从快速的周转,快速的、有效的缩短工期,包括在试点的快建体系,做更多推广,保证成本没有大增加情况下提升结利,包括把利润结转出来之后,增厚净资产。对于我们来讲,可能这个表越做越漂亮,将来给自己争取空间,这也形成正向压力,但一定要坚持住好的。

不太幸运的是,可能香港公司里会在股权融资上面,他们的增发可能不太受限制,A股公司里可能挺难,短期也不会放开的。但对于我们来讲,可能会在项目的合作层面里,进一步的会增大权益类的合作。

陈昱含:中南建设的经营特点是属于总体负债率是较高,但有息负债在行业内确实较低,一方面体现出我们更注重经营效率,即无息经营杠杆更高一些,同时由于我们底子薄,我们净资产不够厚,所以在有息的融资方面,我们本来就不是特别的激进,所以受到政策影响是较小的。

梁洁:在现在的环境下,可能股权合作,房地产企业有很大的主动空间,因为流动性充裕,好的资产稀缺性在提高。虽然政策上对房地产企业的债务性的融资做了更多的约束,但实际上来说,如果房地产企业可以提供好回报的资产,其实他的合作空间不小。

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我们可以提供稳定好的回报率,我相信这些项目的空间会越来越大,尤其在信托新规、在合规性的要求下,单纯去依靠固定回报的投资选择,其实会越来越受到政策约束,像这种主动的股权合作,在项目层面可能会越来越多,所以这个空间还是很大的。当政府给你关上了一扇窗的时候,其实有一扇门已经打开了。

现场提问:上半年公司的销售去化率,并表口径的销售回款率,推盘货量有信心完成年初提及的15%,2300亿左右的目标吗?

陈昱含:我们的去化率大概是在60-70左右,这还是在当前的市场,我们还是稳住了整个的稳定销售。信心方面,我们对今年信心是非常充足的,虽然有一定难度,但在过程中我们之前铺排的节奏也是前低后高。

这一定程度上,我们1-7月份完成997亿元,我们也在抢收三季度,三季度争取可以在1400-1500左右,这样在全年的目标是有信心的。很大程度上在加速周转今年新增的土储的供货,这也是给我们很大信心可以去完成的,当然在目前的环境下,这个目标肯定是不轻松,而且我们要警惕接下来的政策回调,包括疫情是不是在四季度有反捕。

如果说这一块再带来影响的话,那确实对这个不确定性就会有很大的影响了,但我相信国家在这方面会有很稳定的整个态势这一块的掌控。

梁洁:并表的权益回款率是85%左右,差异不大,不管是操盘还是非操盘,我们回款率基本都在这个水平上,这也跟上半年的销售结构有关系。我们是二季度发力追回了很多,对于回款来讲,有一个按揭放款的物理时间周期。

现场提问:从推盘角度,年初的投资者见面会提出大概2700亿左右,上半年大概有1000亿多一些,下半年可能在1600、1700亿的情况,实际现金流的收支、全年现金流情况如何?

梁洁:这是必问项。如果年度销售合约额实现2300亿的话,实际上先成立于权益占比,权益占比大概65%左右,回款率是85%左右。用权益来表达的,大概是1250亿左右的回款,其他的现金收入,包括建筑和其他板块的,大概有140-150亿的两项收入水平。

土地支出可能权益可以做到600亿,但现在看起来有差异,我们可能在完成新增货值1800亿基础上,不一定非要支出那么多。从上半年货地比做出很多改善,按600亿来测算,整个建安成本支出在400亿左右,占整个回款比例35%左右。

营销费、管理费用,两项相加是5%-6%的水平,应该在70亿左右的水平。其他运营支出,建筑的、包括其他板块运营支出大概150亿左右,利息支出65亿左右,税金支出是85亿万,大概占回款的8%水平,分红支出10.5亿。

债务净增按照年初的铺排,大概新增是70亿-80亿之间的水平,我们估计当年现金会的变化可能增加70亿左右,基本上是这样的水平。当然,PPP的长期投资可能还要作为减项,把这个算进去可能有50亿左右。整个现金流会净增75亿左右。

现场提问:公司有未来几年进入房地产行业前十目标吗?未来房地产公司会不会产生万亿以上的销售额巨头?

陈锦石:现在一直在17、16名徘徊,这是我们最希望的,我们一般控制在15名左右就够了,没有打算非要冲10强。因为不仅还有一些外来的各种因素,把控还是问题,因为太大了之后,这一次从三条红线来看,中央是在关注我们,没有必要被他们关注、盯住了,如果被盯住了、关注了这也不是最佳状态,所以我们控制在15左右,在20-15之间。

陈昱含:在这种情况下,像前几年横空出生的高增长,外部环境已经不存在了,想要实现万亿还是很难的,包括现在宇宙第一房企在实现万亿这条路上还是很难的。从外部环境上来说,确实很难具有这样的高增长的体现,因为从这一次融资收紧的几个政策来看,把我们锁定的范围是非常有限的,在这个空间里面能够做到有质量,这就是非常不错的发展规划了。

现场提问:能否了解陈昱含和主席现在在公司分工大致怎么样?

陈锦石:实际上,从这八个月的情况来看,整个房地产由陈昱含带领大家去操盘,从半年度的成绩来看,还是不错,随着陈昱含职业经理人逐步在历练过程中,应该说是非常尊重的、是超乎我的想象,我的分工和她的分工,逐步变我为帮她打工了。

陈昱含:实际上,我们半年度的成绩,还是取之于管理团队的努力,而且是前几年打下的基础。我们跟主席的分工,准确来说,从2017年9月份开始,我们就跟董事会有非常明确的授权范围,比如在投资上设定了一个授权,我们是新进城市需要跟主席报备汇报,在一些不确定性大的城改、大收购、大的兼并购项目上,这可能需要跟主席进行报告的。其他一般性的投资,都是我们置地总部这一块做整个经营管理。以投资业务展开来说,我们是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授权机制在履行。

一定程度上,管理团队从前到后都已经完成了整个管理链条,整个审批流程,基本上这一块是完善的。主席更多是站在投资人的角度看公司,跟很多股东一样,他对我们的调研、对我们的发展、后续经营质量、交付的质量是非常关注的,而且跟很多股东、投资人都差不多,也是喜欢去我们售楼处、去工地转一转,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促进,可以让我们在这种前提下做好项目、做好经营生产,做好整个经营质量,为股东创造更高的利益,这是非常良性的循环。